第336章 姐夫变丈夫_全家偷听我心声后,把女主嘎了
笔趣阁 >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,把女主嘎了 > 第336章 姐夫变丈夫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36章 姐夫变丈夫

  奶团子来了精神,小脑袋一仰,小下巴一抬,鼻子一哼,十分傲娇臭屁:“我,会,打,坏银。”

  难得瞧见这么有趣的奶娃娃,郭文清稀罕极了,呵呵呵地笑着走到老夫人身边坐下。

  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楚潇潇的脸:“你说的坏银是谁?指给我看看好不好?”

  奶团子摇头,一本正经地告诉她:“还,没来。”

  “哦!还没来?”郭文清乐坏了,这娃娃实在有趣,比家里的侄子侄女好玩多了,“你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吗?”

  “嗯......”奶团子伸出右手,有模有样地掐算,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她,“半个,时辰,后。”

  “哈哈哈!实在是太好玩了。”郭文清被逗得嘎嘎乐,“半个时辰后要是不来呢?或者是来的不是坏人呢?你怎么办?”

  镇国公看不下去了,瞪了眼女儿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国师的推算哪里会错?她说半个时辰后坏人会来,就一定会来。你当国师是随便糊弄你的?

  可拉倒吧!国师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,不存在糊弄人。除非你戏弄了她,她才会骗你。”

  老夫人眉心微蹙,心里暗暗吃惊。半个时辰后会来的人就一定是坏人吗?记得前天姐姐派人来下帖子,说她今天晌午会来看望自己。

  国师却说今天来的是坏人,到底是她多心了,还是国师说得不对?

  姐姐跟姐夫在外地为官,后来还是通过她家老头子运作才调回京城,做了四品太常少卿。

  这些年一直待在那个位置上没动过,上次姐姐过来的意思是想让老头子再去帮帮忙,让姐夫的官职往上提一提。

  当时老头子一口回绝了:“这事儿就不要想了,我一个武将,跟文官不熟悉。出面帮一次就够了,怎么能次次都找我?

  姐夫自己在任上这么多年,难道没有积攒一点人脉?想升官发财,自己想办法去。”

  姐姐的脸色很难看,强笑着解释:“妹夫!我家那位一直就是个闷葫芦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。指望他积攒人脉,一辈子都积攒不明白。

  大家都是亲戚,能相互帮一把就帮一把,不能帮,姐姐也不会怪你。”

  老头子气坏了:“既然知道是亲戚,就不能一而再,再而三地提要求。本国公不要面子的吗?求人办事,不说送人金银财宝,多少得搭些人情进去。”

  你们家属铁公鸡的,前几年帮忙搭进去的东西,到现在一两银子也没见还回来。这又舔着脸说要帮忙,当我老郭是冤大头。

  只要一提到银钱,姐姐就再不吭声。

  她也不想多说什么,姐妹相互帮衬是没错,总是一个人付出,对方占了便宜不吭声,没谁心里会好过。

  后来好些年姐姐都不来找她,顶多逢年过节的派下人送些年礼,其他时候根本没有交集。

  她也没在意,毕竟都是当祖母的人了,娘家亲戚走不走都没关系,只要过得安心,快乐就好。

  这辈子嫁给老头子,她过得安心满足。家里没有那么多妾室庶子女,后院也没恶毒算计人的厉害手段。

  唯一的姨娘还是她的大丫鬟,跟她一条心,生了两个女儿,都出嫁了。

  她自己生了两个儿子,最后生了一个女儿郭文清,镇国公府一共就五个孩子,都养在她身边。

  姨娘生的女儿也跟她很亲,都是她一手带大的。老头子是个武将,不好女色,娶了她之后再没肖想过别的女子。

  她的大丫鬟还是硬塞给他的,那会儿她怀了大儿子,刚好他在家,怕他忍不住去外头胡来,就把身边的丫鬟给了他。

  姐姐嫁的姐夫却刚好相反,家里妾室有五个,通房三个,庶子庶女七八个。当初这桩婚事原本是姐姐的,不知道为什么会换成了自己。

  没出嫁前,姐姐说了要让她代替自己出嫁。那时候她觉得姐姐是在跟她开玩笑,她是妹妹,怎么能替嫁。

  后来姐姐又告诉她:“我跟别人好上了,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你就替我嫁了吧!”

  “姐!你怎么能做那样伤风败俗的事?”当时她吓得惊慌失措,“这要是传出去,咱们家还怎么有脸见人?

  你跟姐夫见过面,要是她发现新娘换了人,还不得跳起来?”

  “那是他的事,你急什么?”姐姐不以为然,“我不管,我是你姐,我让你替嫁你就得替嫁。

  你要不答应,我就告诉爹娘我被人破了身,到时候爹娘肯定也会逼着你嫁的。”

  “不可能,爹娘不可能逼我。”

  姐姐恶狠狠地瞪她一眼,走了。

  后来姐姐姐夫大婚,她陪着姐姐等着人来接亲。

  姐姐递给她一碗茶水:“陪了我这么久,口渴了吧!来,先喝一口,以后我就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了。这是姐姐出嫁前最后一次给你倒水喝,你不会不给面子吧?”

  她没在意,接过来喝了一口,随后感觉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,两眼一黑,没了知觉。

  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婚房里,盖头都被掀开了。

  老头子瞧见她时,不但没有怒不可遏,反倒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!哈哈哈!我这是求仁得仁。太好了,老天终于厚待了我一回。”

  她都傻了:“姐夫!你看看清楚,是我,是我,不是我姐。”

  老头子伸手捏她的脸:“我当然知道是你,本来当初媒婆上门说的就是你,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换成了你姐姐。

  没想到成亲拜堂又换回来了,哈哈哈!看来我们注定了要做一辈子的夫妻。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

  她脑子里乱糟糟的,姐夫变丈夫,对她来说惊吓不小。可她明明记得当初媒婆给他说亲说的就是姐姐,难道是两边传话传错了?

  常年做媒的人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?

  成亲后,她跟着老头去了边疆,一待就是十多年。姐姐跟姐夫也去了外地任上,他们从边关回来,老头封了镇国公,他们还在外地。

  当年的事就跟一团乱麻似的,没人能解开。后来大家隔得太久没见,又不忍提那些伤心的话题,偶尔见一面,说的都是开心的事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1rp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c1r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