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也不是不行_四儿一女无人送终,老娘六亲不认
笔趣阁 > 四儿一女无人送终,老娘六亲不认 > 第368章 也不是不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68章 也不是不行

  男色误人?

  什么乱七八糟的,宋春雪没好气的戳了戳老四的脑门。

  “你少造谣,我这是要跟人做生意的,指着你做赚钱养我,估计头发都白了。”

  虽说这银子的确是送给男人的,但她可不像老四满脑子的不正经想法。

  老四用力点头,“还是娘高明,一举两得,也挺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什么意思?

  虽然没听懂,但她知道,老四肯定没憋好屁,她也懒得问了。

  “东西准备好,回来了我做饭。”

  “唉好,娘放心,保证准备的妥妥的。”

  宋春雪不无嫌弃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。

  来到肉铺摊前,她没看到梅阳,便对屠户来了句,“来一斤瘦肉。”

  话音刚落,梅阳从桌子下面窜出来。

  “宋姐,你真的来了,我还以为你是逗我玩呢。”

  他脸上带着笑,手里还提着一壶酒。

  “来,听说你爱喝酒,请你的。”

  宋春雪接了过来,“字据写好了吗?”

  “写好了,请宋姐过目。”梅阳从怀中摸出一张纸,还热乎着。

  宋春雪下意识的松开,等凉了之后再接过来。

  “嗯,需要请个见证人吗?”

  “宋姐若是不放心的话,可以让刘屠户作证,”梅阳对刘屠户抬了抬下巴,“刘兄,替我们做个证人,如何?”

  刘屠户切了一斤肉,用麻绳穿了起来。

  “好啊,以后不许去别家买肉。”说着,他将刀扎在杏木做的厚案板上,双手背在身后,“什么证人?”

  “咱们去屋里说吧,”宋春雪环顾四周,俗话说财不外露,“你家有干净的桌子吧?”

  “后面院子里有,让我家孩子看一会儿,”刘屠户撩起油乎乎的门帘,“走吧阳兄,以后告诉你媳妇,就来我家买肉。”

  梅阳忍俊不禁,“知道了,我们不是经常在你这儿买吗?”

  他们穿过脏兮兮的肉铺,走下台阶来到后院,还算干净,就是有一股陈油味儿。

  刘屠户的孩子媳妇去外面看铺子了,房间里就他们三个人。

  宋春雪将一百两银子放在桌上,“这是我最后的光阴了,信得过才交给梅阳兄弟开成衣铺子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咣当~”

  刘屠户手中的茶碗掉在地上,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银子,“我滴个先人啊,石头做的吧?”

  梅阳也惊了,一百多年银子的,搞不好里面真的会混进石头来。

  而且,这银条板板正正,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银子,绝对不是普通人家会有的。

  “那就劳烦刘兄上牙检查一下,万一真的有石头,我可就亏了。”梅阳一本正经的说着,转头看到宋春雪的目光,忍不住龇牙大笑。

  “你信得过他?”宋春雪关心的是这个,心想梅阳应该不是那种没轻没重,胡乱信任旁人的人吧。

  “放心,刘兄信得过,每次杀猪之前还得念叨一番,看着满身横肉,其实还被他媳妇打哭过,我们打交道好些年了。”梅阳的声音压得低低的,“不然找旁人,我怕你觉得我们合计好来骗你。”

  只见刘屠户当真挨个儿咬了一遍,咬过之后还点头,“是银子,都是银子,这些疙瘩真他娘的好看,今儿个算是开眼了,长见识了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宋春雪,“听说你是张道长的师弟,还会画招财符,比道长的更管用,能卖我两张吗?”

  “可以送你一张,耽误你做生意了。”

  刘屠户双手接过,“哎哟,那就多谢了,以后常来啊。”

  他们又在字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按了自己的手印儿。

  梅阳将银子揣在怀中,“等铺子开张了,我给嫂子做身衣裳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,这就见外了,我从不占人便宜,你经常来照顾生意就行。”刘屠户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好好干,你家孩子都一岁多了,该有个正形了。”

  梅阳看了眼自己的肩膀,“刘兄,你的手上有油啊。”

  “哦,对不住对不住,哈哈哈,一时忘记了,那我替你擦擦?”嘴上这么说,他没敢真擦,越擦越脏。

  来到外面,宋春雪笑道,“再给我切两斤肉。”

  她也从不占人便宜,梅阳给了她一壶酒,她还他二斤肉。

  “好嘞。”

  刘屠户抓起肉切了两刀,随后拿起秤称了称,盯着秤杆上的铜点仔细的瞧着,“少了点,我再添一块。”

  片刻后,他用麻绳串起来递给宋春雪。

  “一共四十五钱,拿好啊。”

  宋春雪将二斤的递给梅阳,“给你家孩子吃。”

  梅阳微微蹙眉,“宋姐这就见外了,这壶酒是自家酿的不值钱,你非得还回来是吧?”

  “不是,跑腿的事我不擅长,就当是我过意不去,给你加个菜。除了出力气我帮不上什么忙,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,知会我一声。”

  看他不接,宋春雪往前一递,“一点心意罢了。”

  “一斤的给我,你家里不是还有工匠吗,吃好点,千万别得罪手艺人。”

  说着梅阳拽过她另一只手上的肉,“行了,回去做饭吧。”

  说话间,他已经走远,忽然停下来道,“哦对,以后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,是不是该送我两张招财符?”

  宋春雪从怀中的锦囊中摸出一张,“就剩这一张了,以后再给你。”

  梅阳喜上眉梢,“多谢了宋姐。”

  宋春雪提着二斤肉回了家,希望梅阳能够带她财源广进。

  接下来的几日,家中异常忙碌。

  宋春雪跟老四拉土和泥,拉木头买油漆,忙得脚不沾地。

  泥瓦匠的活儿五天就忙完了,木匠的活儿半个月还没做完。

  老四起初还哼哼唧唧的想偷懒,后来每天早起就去院子里帮忙。

  木匠来家里的第十八个日头,东屋的窗户和书架,桌椅和梳妆台,以及阁楼的围栏,通往堡子墙上的围栏,以及北屋的木凳都已经做好。

  整个院子焕然一新。

  总共花了一两半的银子。

  老四不禁感叹,他出门大半年赚的银子,勉强够请个木匠。

  宋春雪想着三娃屋里还缺个躺椅,缺一张孩子的小床。

  “走,老四陪我去给你三哥买躺椅,顺便给你打听打听,街上哪家的姑娘待字闺中。”

  老四若有所思,“如果娘要给我纳妾的话,也不是不行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1rp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c1r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