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 粪坑不能炸,泥潭可以_四合院:我边做科研边吃瓜
笔趣阁 > 四合院:我边做科研边吃瓜 > 第273章 粪坑不能炸,泥潭可以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73章 粪坑不能炸,泥潭可以

  在棒梗心里,傻叔对自己好,那他就是自己的大人了,非常的简单朴素,可是他并不知道他这句话在复杂的大人世界里代表着什么。

  大家一阵哄笑,连高振东和娄晓娥都没忍住。

  易中海没在场,这个事情他不方便出现在现场,所以秦怀茹找上刘海中门的时候,并没有和自己师父商量,也明显是不想把他拖下水。

  没有易中海镇场子,邻居们笑起来那可就相当自由了。

  大家一边笑,一边转头看向站在洗衣台上啃着包子看热闹的傻柱,傻柱已经被棒梗这一句话雷得外焦里嫩,嘴上咬着个包子,一脸涨红像个煞笔一样说不出话来。

  高振东知道这时候傻柱千万不能怂,一旦怂了就会有默认的嫌疑,不论是默认整个事情还是只是一半,都挺麻烦的,所以他脚下踢了傻柱一脚,洗衣台只有大家的半個身体高,所以并不明显,基本没人看见。

  傻柱一下子回过神来,连忙把半个包子从嘴里拿下来,从洗衣台上跳下来向场中走去,一边走,脑瓜子里一边想要怎么说。

  他脑袋还是转得挺快的,几步之间,走到场中的他已经想好了。

  “对,那天我是打了棒梗两下来着,他爹不在了,这院子里走得近点儿的都是他大人了,一大爷一大妈、高振东娄晓娥、我这些,谁还不能揍他几下了。”

  傻柱二话不说,先把“他家大人”这个范围给扩大了,把水搅混了再说。反正他说的也没错,上面这些谁都是能逮着棒梗揍几下的,就连娄晓娥,沾高振东的光,也是能对棒梗动手的。

  唯一让他有些尴尬的是,前面几个人都是两口子,就只有他是一个人,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上了。

  大家的哄笑声小了点儿,看来还是起到了效果。

  见此情形,傻柱又猪八戒过河——倒打一钉耙,打到了刘海中头上。

  “二大爷,这我就要批评你了,你光动嘴有什么用,你在那儿得不得不了半小时,你看棒梗听进去了没?还不如学我,直接两巴掌上去,先给他长长记性再说。要我说啊,你这还是有点儿惯着了,那不成。”

  这手倒打一耙的本事,是傻柱天生的,前世电视剧里,他就没少玩儿这一手。

  这句话一下子把刘海中给整不会了,对棒梗动手,他没那胆子。他不像傻柱前面提到的几个人,揍棒梗几下贾家根本无所谓,没准儿还要说打得好。

  他要是动手了,那今儿可能就不是秦怀茹一个人找上门来,而是贾张氏和秦怀茹一起,也许贾张氏的亡灵魔法都要发动起来了。

  “傻柱,你怎么能这样说?小孩子嘛,我们还是要给他们机会,不能动不动就体罚,那是封建家长的作风,我们新社会,不能这样,要以教育劝导为主!”

  一心想当官,非常在意自己在群众中形象的他,一下子就被傻柱给带歪了,其他邻居也跟着他歪了起来。

  纷纷把关注的焦点从“傻柱是不是棒梗的家长”转向了“是该口头教育还是体罚”这个略带高大上的问题上,吃瓜群众嘛,什么瓜都能吃,八卦的也行,带点儿正经的也可以。瓜都有西瓜甜瓜哈密瓜,凭什么不能换着吃。

  “我觉得傻柱说得有道理,该打还得打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,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。”

  “学坏三天,学好三年,该出手时就出手啊。”你特么也是穿越过来的吧?高振东听见这一句,在心里暗暗吐槽。

  “我觉得二大爷说得有道理,打多了,就皮了,不管用了。”

  一院子的小孩听着大人的话,在一旁瑟瑟发抖,感觉话题很危险啊,怎么这年头,看个热闹都这么艰难。

  傻柱却哈哈笑了起来:“我的二大爷诶,别人说这话,我信,你说这话,我怎么感觉不是伱喝多了就是我喝多了,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是吧?你家那几个小子,除了老大,哪个不是被你三天两头的打得鸡飞狗跳的?这不用我举例吧?大伙儿说是不是啊?”

  众人又把目光转向了刘海中,对啊,他打起孩子来比谁都狠,怎么有脸说出这句话?

  刘海中一时语塞,只好把目光转向了高振东,易中海不在,只有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神能镇住场子了。

  “高主任,你来评评理,是不是我说的这个理儿?”

  这个事情,刘海中没太大问题,高振东也不准备颠倒黑白,要收拾他,有的是机会和办法,犯不着拿自己的信誉开玩笑,邻居又不是傻子,看事情还是看得明白的。

  高振东笑道:“刘师傅说得有道理,孩子嘛,还是要以讲道理为主,体罚就尽量不要了,不过嘛,有时候没办法了,偶尔在不那么要紧的地方来上几下子,也没什么打紧,比如肉多的地方,哈哈哈。”

  院子里的孩子们顿时觉得高叔叔不亲了,高叔叔太坏了,以后不找他玩儿了.不对,那不是没糖吃了?这怎么办?眼睛一转看到娄晓娥,有办法了,以后找娄阿姨玩,娄阿姨那里也有糖的,那没事儿了。

  唯一觉得高振东说得太好了的小孩子,就是刘海中家那几个了,这比起他们平时的日子,那简直就是天堂啊。

  且先不说小孩们心里在很可爱的胡思乱想,高振东又严肃的补充了两句:“刘师傅,既然你自己都说了要口头教育为主,那希望你自己先做到。另外,我听说你前几天和傻柱吵架的时候,说了一些非常不合适的话,希望你以后还是要管住自己的手和嘴。”

  听见这话,刘家那几个小子恨不得给高振东立个长生牌位供起来,要是爸爸真能听进去就好了。

  刘海中只好连声答应,在他眼里,高主任不重要,满大街主任,没级别的可多了,可是高处长就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了,至少明面上得听话。

  高振东又转过头,对秦怀茹道:“贾家嫂子,不管怎么说,棒梗那事儿是不太对,都说爱国卫生爱国卫生,他要干成了,可能是最不卫生的一件事了,对邻居们生活影响都挺大的,这事儿,刘师傅教育得对。你也别不依不饶的了,棒梗受欺负,大人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,棒梗做错事,那大人们也不会听之任之,这对棒梗,对小当,才是更好的。”

  秦怀茹也很不好意思,这个事情不占理,而且她听见的重点,是高振东的后半句“棒梗受欺负大人不会不管”,有高主任说出这句话,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,邻居们都不会不当回事儿,比她强压着刘海中低头可实惠多了。

  而且高振东敲打刘海中的话里,刘海中说的“非常不合适的话”是什么她可是知道的,要是吵着吵着翻出来,加上刚才棒梗的话,那就更是扯不清楚了。

  她也知道见好就收,笑着道:“高主任,我听您的。刘师傅,对不住了。”

  她现在也不叫二大爷了,都是叫刘师傅。

  其实不只是她,好多人都这么干,只能说,高振东那两脚,对刘海中来说实在是太伤了,不只是肉体受伤,还包括从易中海那儿蹭来的,本来就没多少的威信。

  高振东又转过头,蹲下来带点儿严肃的看着棒梗:“高叔叔过年给你买小鞭,不是让你拿来炸这个的,懂么?”

  棒梗点了点头,高叔叔都说错了,那就应该是真的错了。

  高振东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:“你要实在想炸,炸炸泥塘就好了,化粪池太脏了,不卫生,有可能会让大家生病的,懂了么?”

  棒梗眼睛一亮:“好的,高叔叔!”

  周围的小孩一是一副“学会了”的表情,得,日后南锣鼓巷95号的小孩几十年炸泥塘的习惯,就是这么流传下来的。

  一场早戏,就这么渐渐收了场,不过在一些人心中,却仿佛是留下了什么印记,挥之不去。

  这和高振东两口子没关系,他们和陈越红一起看完了热闹,就回了自己家,然后两口子该复习的复习,该编程的编程。

  见娄晓娥复习挺辛苦的,高振东给了她一个建议,想换换脑子的时候,可以看看别的闲书玩玩,比如她和自己去潘家园儿收拾来的那些不知真假的古籍善本。

  娄晓娥还就吃这一套,高振东前世电视剧里,会满口引经据典的除了闫埠贵,就是她了。

  高振东自己,则是写自己的操作系统,现在操作系统的进度,已经进入到进程控制了。

  进程的定义有很多种,简单来说就是为了使程序能够并发执行,并对并发执行的程序加以描述和控制引入的一个概念,最简单的定义里,进程是程序的一次执行。

  因此别说是要实现多任务多用户操作系统了,就连想要一个单独的程序尽可能榨干机器的性能,进程的引入和控制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实际上进程控制说起来非常简单,进程的创建与终止、阻塞与唤醒、挂起与激活,核心就这些东西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1rp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c1r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