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5章 要员到齐_仙人消失之后
笔趣阁 > 仙人消失之后 > 第1465章 要员到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465章 要员到齐

  贺灵川回头一看,是个粗豪汉子,今日穿一套白红拼装的锦服,耳朵上还是三个朴实无华的纯金耳环。

  罗甸国的左宗长,渠如海。

  爻国虽然和罗甸国不对付,但大国要有大国的风度,爻王还是请渠如海坐贵宾席观礼。

  渠如海笑道:“半个月不到见面三次,贺岛主,我们挺有缘份。”

  小院烧烤一次,赤堡一次,今天是第三次了。

  贺灵川应道:“幽湖别苑第二期好几幢精舍,后天晚上会亮相赤堡,采用暗拍的方式。渠宗长如有兴趣,就来给我捧捧场吧。”

  趁着百官都在,他也给自己的项目打一打广告。

  “什么是‘暗拍’?”

  贺灵川解释给他听,渠如海拍桌笑道:“啊哈,有趣!我一定去看看。”

  他把桌子拍得咣当作响,特别无礼,爻人官员对他怒目而视,渠如海只作不知。

  此时谒者唱道:“大监国到!”

  青阳来了。

  现场为之一静,众人一起转头看向宫门。

  青阳今日盛装而来,白衣华冠,胸襟云纹刺绣,腰间是巴掌宽的金腰带。

  衣裳偏向于米白,内外两件颜色很有层次。

  她施施然迈进来的一瞬间,拂过玉泉宫的风好像都凝滞了。

  众官员连忙向她行礼。

  赫洋等七八人跟在她身后,亦步亦趋,昂首挺胸。

  青阳环顾四周,向众人含笑颌首,风度翩翩但是居高临下。

  她走到自己座位,目光微垂。

  爻国给她安排的位子在爻王右下首,只低半阶。

 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,拂袂坐好。赫洋等人就负手立在她身后,不言不动。

  大监国一来,这玉泉宫好像更加凉快了,甚至还有点冻人。

  贺灵川也坐了下来,身边是新晋的镇北大将宇文镛。

 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的位置恰好在青阳正对面,后者一低头就能瞧见他。

  现在青阳就看着他呢,目光讳莫如深。

  这个家伙成天在湖对岸制造噪音,又把她进出花笈岛的必经之路挖得像山村烂泥地,摆明了要惹她生气。

  虽说是爻王授意,但贺骁这厮也真是头铁啊。

  贺灵川感受到她的注视,对她报以友好一笑,阳光下看起来还分外俊朗。

  但这笑容落在赫洋眼里,又是赤果果的挑衅。

  姓贺的天天在湖对岸整事,宫主脾气好不跟他计较,他还登鼻子上脸了?

  他暗暗捏拳,发出喀啦两声。

  这么嘈杂的环境,青阳也听见了。她没抬头,轻轻道:“急什么?还不到时候。”

  这小子也得意不了多久了,赫洋暗暗压下一口气:“是。”

  贺灵川怀中的摄魂镜啧啧两声:“赫洋好像想把你吞了,咱从前没往死里得罪他吧?”

  也就是幽湖别苑奠基当天,起了一点小冲突嘛。那么P大点儿事,值得记恨?

  贺灵川摇不可见地摇了摇头,一点意气之争罢了。

  但他大概能了解赫洋的心理。奚云河就曾经说过,自己全心全意敬奉恩师之时,以青阳之喜为喜,以青阳之怒为怒。青阳都不必开口,他就恨不得替宫主解决所有忧烦。

  今日的赫洋,和昔年的奚云河又有什么不同?

  冲动热血有能力,但是傲慢,对宫主又是一心一意。

  嗯,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。

  贺灵川心中盘算,表面上和宇文镛聊了起来。趁着寿典还未开始,不少官员也走到这里与长官们攀谈。

  贺灵川和宇文镛边上都围着不少人。

  宇文镛是明日将星,有的是人想巴结他;围着贺灵川的,却都在打听幽湖别苑和赤堡暗拍。

  青阳那里,官员们礼节性拜见。

  满脸堆笑行个礼,寒喧攀谈几句,官员们就退开了,不敢过多停留,唯恐招来不必要的误会。

  只有少数几名高官留下来与青阳交谈。

  青阳面色如常,谈笑自如。她活了快二百岁,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识过,什么样的尴尬没经历过?

  但她手下的青卫,却因这样的冷落而面色不善。

  不多时,谒者高声唱道:

  “王上驾到!”

  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来了。

  爻王今日身着赤金帝服,头戴华冕,意气风发。

  那一身帝服是造办处专为五十九岁诞辰而造,耗时七个多月,缀以金珠宝玉、璎珞砗磲,并附有微光、除尘、御寒、减重等七个阵法,否则这一套礼服重达五十多斤,爻王穿起它可就有点吃力了。

  头上的华冕也很精美,玉冠金络红玛瑙,但贺灵川第一眼看去,觉得它好像小了一点儿。

  爻王的头型本来就偏大,这华冕就显小了。

  他一现身,百官齐刷刷俯身行礼。

  爻王穿过玉泉宫的玉栏青阶,四平八稳走到树下,缓缓坐了下来。

  他的位置就在老梨树下,抬头就是华盖亭亭、玉树香雪。

  过去那么多年,每次寿辰他都坐在这里。

  爻王往下一看,百官毕恭毕敬,玉泉宫华贵依旧。

  这还是他的太平盛世啊,只是侧畔多了一个贝迦来的监国。

  “众卿平身入座。”

  爻王背后的老宫人走出来,轻敲三记玉罄,寿典正式开始。

  他先宣读了爻国过去一年的成就,那骈文写得叫一个花团锦簇,对仗工整。在文中,爻国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、四野拜服,是闪金平原上的理想国。

  而后就是爻王亲自演说。

  贺灵川听着相当有趣,因为这就是爻廷过去一年的工作总结。

  不过爻王的发言并不冗长,也就是两刻钟,然后就进入下一步流程:

  献礼。

  外使和百官向爻王献礼。

  谒者和宫人会公开唱礼,所以这就是一个争奇斗艳的环节,比谁的礼物更新奇、更珍贵,或者更有趣。

  并且送礼环节还能看出许多动态和细节。

  比如,这一次盟军七国并没有分开送礼,而是由司徒鹤全权派遣一位特使,送来丰厚贺礼。

  这个举动清晰表明,如今的盟军已经稳固团结,一致对外。

  立场、步伐、意愿和行动都保持一致,因此盟军是作为一个整体向爻王送礼。

  看见这份礼物,贺灵川也放心了。

  司徒鹤本身就有能力,成长又快,在父亲遇袭后飞快收拢人心,把盟军成员重新团结在自己周围。

  这很不容易。

  爻王听到这份礼单时面无表情,但贺灵川知道,他不希望见到团结的盟军。

  毕竟,闪金平原上每崛起一股新的强大势力,很可能都是对爻国的挑战。

  一百六十多年前,九国联合进攻爻国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呢。

  贺灵川送的礼物也是中规中矩,不寒碜但也不突出,走个礼数而已。

  爻王喊他来天水城,当然不是看中他的礼物,双方心知肚明。

  所以当爻王笑着夸奖他几句,又发下赏赐时,贺灵川知道,这是做给对面的青阳看的。

  趁着各国外使献礼的工夫,贺灵川问宇文镛:“王上的华冕很精美啊。”

  宇文镛道了声“是啊”,也没多说什么。

  边上的罗甸左宗长渠如海却接话了:“那是天神赐下的寿礼,估摸着是早上的时候。”

  贺灵川奇道:“你怎知道?”

  爻王寿典去的第一个地方,就是妙湛天神庙。不过,一个罗甸人居然知道天神赐给爻王什么东西?

  渠如海耸耸肩:“每十年大寿,妙湛天神都会赐下一只顶冠给爻君,爻君就会戴着它出席自己的寿典,这是雷打不动的惯例了,今年也不会例外的。”

  贺灵川懂了,道了声谢。

  原来那只华冕是妙湛天赐下的,稍微小了一点儿。是神庙的使徒找的工匠手艺不好?

  怀里的摄魂镜怪里怪气:“哎哟——小了,可就戴不好了。”

  贺灵川忍不住一笑。不过这种华冠本来就是穿绳固定在头上,小一点儿也不妨事。

  民间庆祝爻王寿典,各地都会分发米面、举办庙会,街头还有戏班杂耍,到处都是鞭炮的硝烟,比过年还要热闹。

  而在玉泉宫,宴席已经开始了。

  爻王款待宾客的盛宴共七十二品,包括热菜、冷盘、汤菜、小菜、鲜果、蜜饯,以及点心酥糕为主的面食等等,琳琅满目、花样繁多,但每样的量都很小,基本只够一口。

  三十几道菜下来,贺灵川还觉得有点饿。

  演舞场上也是好戏连台,甚至还有幻术表演。贵宾和官员们一边欣赏演出,一边享用美食,君臣之间时常还有互动对答,一派和乐融融。

  两支曲艺过后,就进入喜闻乐见的互动环节,也是每次寿典的重头戏之一:

  比武助兴。

  爻国自称以武立国,先祖开国的传统不能丢弃,所以爻王办寿必有这个保留节目。

  这是献礼式的表演,不能搞得像菜场乱斗,所以比武不可群殴,只许单挑。

  过往爻王寿典,有武者之间的碰撞,也有人与异兽之间的对决。

  有事先就安排好的,也有临时叫板——御前比武是允许当场挑战的,被挑战的贵族如果不肯亲自下场,可以让自己的侍卫和门客代替。

  如果没人受伤,那叫一团和气;

  如果有人战死,那叫开门见红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1rp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c1rp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